97万博manbetx主页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万博manbetx主页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万博manbetx主页网 > 无心娇娃 > 金主在上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下(全文完) 文 / 无心娇娃

    这是真正的外星飞行器。传说中的UFO。他们亲眼看到了这种来自宇宙中,还能正常运行的UFO。

    这一瞬,举世哗然。

    几乎是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露出深深的震撼惊骇之色,各国代表们,盘龙们,飞龙卫们,还有郑家和龙家。

    华国的高层同样露出震骇之色。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禹家的这艘外星飞行器还是完好的,它能正常运行,难道禹家掌握了它的运行方法?”各国代表惊骇交加,他们的心中闪过恐怖的想法,但接踵而来的就是更深更迫切的贪婪。

    能够正常运行的外星飞行器,它的价值远远超过了暴废的外星飞行器,这一艘外星飞行器的价值,远远不是梵蒂岗的那艘可以相提并论的。

    缓缓起飞的暗金色庞然大物,发出耀眼的光芒,它的光芒激发出了人类内心最深处的贪婪和欲望。

    卫澄抬起头,看着它缓缓起飞,等它完全脱离地面,东十一岛,出现了一个恐怖的,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天坑。

    那暗金色的飞行器,庞大而瑰丽,它的完整形状,竟是一只暗金色的,庞大的兽型,那兽型狰狞万分,八只如同眼睛的前灯,竟也透出无尽的冰冷和凶光,露出森森獠牙的巨口中,那里面似蛰伏着无尽恐怖。

    那细密的翅膀和数不清的腿刀,以及最坚硬的硬壳,似乎都藏了宇宙中最可怕的能量,仿佛只要轻轻一挥薄翼,或者一个弹腿就能将地球切割成两半。

    太恐怖了!

    人们心底的贪婪和欲望,在感受到它的恐怖后,几乎是瞬间就被无止尽的恐惧所取代,哪怕是最贪婪的野心家,在这一刻,都不由自主地感受到恐惧。

    “不,怎么会,怎么会如此恐怖!”

    “它太吓人了,但是它真的好威武。”

    “在它的面前,我竟然产生想要跪拜的冲动。”

    人们心中生出无边的恐惧和臣服,在这样的一艘恐怖的外星飞行器前,人类显的那样的渺小而微弱,人们就像是正在玩闹的一群蚂蚁,纷纷抬头茫然地看着这艘神祇的座驾缓缓起飞!

    他们真的能得到这样一艘飞行器吗?这样一艘飞行器真的是他们能够驾驭的了的吗?宇宙中有太多太多未知神秘的事物,这艘飞行器完全唤醒了他们对宇宙深处的敬畏和向往。

    “这样一艘外星飞行器,真的被禹家控制了吗?”某国代表喃喃自语,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各国代表眼底的光芒迅速地破碎,然后黯淡,只余下瑟瑟发抖。

    段枫的脸色在一瞬间苍白如纸,眼中有疯狂,有不甘,但最终直余绝望。与眼前的庞大外星飞行器相比,他的野心被衬托的那样的渺小和可笑。

    郑家和龙家更是面露复杂地看向禹家,禹家到底得到了什么?他们守着这样一艘外星飞行器这么多年,真的什么也没有得到过吗?不,那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即便是傻瓜,也会知道,禹家定然从这艘外星飞行器上得到了他们不敢想象的好处。

    可是,他们却没有置喙的力气。无力感深深地袭上心头,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又怎么感觉不到他们和禹家的差距?

    卫澄仰着小脸,眼中是异常闪亮的光芒,真是太美丽,太威武了,对,在全世界都震骇于它的威压之时,她所感受到的,只是它的美。

    禹楠默默地看向亚当,这一刻,他开始好奇亚当的身份。

    亚当迎上禹楠的视线,微微勾起大嘴露出一抹笑,卫澄回头,看着亚当眨了眨眼睛,清澈漆黑的眸子里突然流露出一丝不安。

    她快步走到亚当的身边,伸出小手抓住他的手臂,黑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轻唤:“亚当?”

    亚当低头,没有向往常那样欺负她,只是抬起惨白惨白的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微微上扬的血色大嘴,带着几分温和。

    “贪婪,愚蠢,自私,你们该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突然地,一个华丽好听到让人沉醉的美妙声音从天空上缓缓传进所有人的耳膜,纵然那声音如此美妙,但却是让人心头蓦然一凛,所有人都是心头巨震。

    他们纷纷抬头看去,就见一道美丽到让人窒息的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天空中,他的脚下踏着一口巨大的血色棺材!

    那血色的棺材缓缓飘移,一眨眼就已经到了众人的头顶。

    那人穿着蓝色的长袍,晶莹的三千雪丝如九天银河落下,蜿蜒飘摇在他的身后,他面似银月盘,额头饱满,睫毛也是雪色,如两把白羽扇子,鼻梁高挺笔直,嘴唇轻抿,樱粉如花瓣,娇嫩欲滴。

    一双浓紫艳红的双眼深沉如渊,却淡漠而无情,如同高高在上的神谪,俯瞰着在场的所有人。

    不,他就是神谪。

    所有人都看呆了。

    是首领!首领出现了!卫澄抓着亚当衣袖的手不断收紧,眼中流露出一丝紧张。

    就在这时,通过卫星的监控看到这一幕的高层中,突然有人回过神来,惊呼道:“是他,那个外星人!”

    外星人出现了,那个外星人出现了!

    可是,他不是尸体吗?为什么他活了?

    这一刻,全世界都陷入了一种茫然而迷惑的情绪当中,随即便是深深的恐惧不安。

    这么多年,这个外星人难道就一直生活在地球上?天呐,这可怕的认知,就如同你有一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的床榻之上竟卧了一头猛虎。

    这种后怕和恐惧让无数的阴谋家们心中不自禁地生出了无尽的胆寒之意。尤其,这个外星人还以这种震撼人心的恐怖姿态出现。

    棺材本来会让人感到不祥,但是,这个外星人脚下的那口巨大血棺,却只让人感到敬畏和神秘,甚至还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之意。

    他美丽而冰冷,抬起晶莹如玉的洁白手掌,美丽如贝壳的晶莹指甲,优雅地朝着旁方轻轻一抓。

    各国代表们抬头看去,就见他们的战斗机,竟如同被一只恐怖的大手捏住了脖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变形,最后粉碎,禹家一方的战斗机,呆愣了数秒,惊恐片刻,缓缓退去。

    而下方,各国的代表们傻眼了,他们的眼中露出彻骨的恐惧,太可怕了,这个外星人太可怕了,他只是轻轻一捏,竟就将他们的十数架战斗机捏成粉碎,连机带人一起消失不见了。

    这种手段,让他们禁不住怀疑,恐怕就是核武器也能被他当成点心一口吞下。

    首领面上波澜不兴,他随意地看向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地球卫星监控的方位,他淡漠的脸庞映入那些各国高层的眼中,淡淡开口,“这是警告。”

    他话音落下时,美丽的手掌蓦地向下一按!

    只是随意地一按。

    各国代表们的刚要露出惊恐之色,但不等他们发出惨叫,他们连人带船,瞬息间化作了粉碎,消散。

    教皇和段枫,同样无声无息地泯灭于那一按之下。

    监控里看到这一幕的各国高层,同时沉默。这是一个警告,警告他们,若是他们不老实,恐怕也会被一掌摁死,不,甚至是整个世界都会被一手捏死。

    嘶!

    看着那些兴势冲冲而来的各国代表们转瞬飞灰烟灭,余下的人都不禁纷纷露出感慨之色,看着这可怕的外星人,他们的心都难以升起喜悦之意。若是这外星人要做一些危害地球的事情,恐怕整个地球都要遭殃。

    首领似乎很满意自己造成的结果,他微微勾了勾唇角,低头,看向卫澄,卫澄紧张地看着他,瞪的圆圆的眼睛里满是警告之色。

    首领顿时流露出好笑之色。

    卫澄在紧张或者警告什么,恐怕只有她和亚当,还有首领知道。

    就在这时,全世界的各国高层纷纷至电而来,禹楠亲自接听,但所有的内容无一不是向外星人发出和平共处的请求,并且请求禹楠,让他努力做好外星人和地球之间的友好联络员。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贪婪欲望,阴谋诡计,都化作了妥协和服软。

    整个世界都妥协了。

    禹楠哭笑不得。他和外星人也许比其他人熟悉一些,但真正和外星人关系很好的是澄澄啊。

    禹楠看向卫澄,却见卫澄正紧张地盯着首领,完全没有高兴的神色,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不正常啊,依澄澄的性子,见到朋友应该很高兴的。但澄澄现在却是一幅护食的模样护着压当,反而紧张地瞪着首领,禹楠心中不禁闪过一抹深思。

    首领伸手一招,那艘庞大的外星飞行器便寸寸缩小,被他收了起来,转瞬不见了。

    然后,血色的巨棺缓缓向下而来,‘砰’地一声,落在了地面上,首领走下巨棺,将巨棺收起,望向卫澄和亚当的方向。

    亚当向首领走去,卫澄一把拉住他,脸上满是焦急,圆圆的眼睛里不由因着急而冒出了水光。

    亚当和首领同时弯起了唇角,亚当拍了拍她的小脑瓜,拉开她的手果断朝着首领走去。卫澄站在原地,有些难过地看着他的背影。

    然后,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亚当走到首领的身边,他的身体渐渐变的透明,只到化作了一道能量,飞进了首领的体内,亚当,不见了。

    卫澄一眨眼,一滴泪珠就掉了下来。眼睛和鼻子微微发红,死死地盯着首领。

    首领微笑着朝卫澄走来。

    卫澄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堵气地一转身跑到了禹楠身边,首领无奈抚额。

    禹楠压下心头的震惊,抱住女孩儿,卫澄看了眼禹楠,心头的哀伤顿时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她小嘴一瘪,‘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她心里难受,虽然早已猜到了这种结果,但是,当真的看到亚当消失,她还是很难过很难过,虽然亚当长的丑,还总是欺负她,但她还是好难过。

    所有人不禁倒抽了一口气,橙看着首领,眼中也闪过震撼之色,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从来就不存在亚当这个人,他只是首领用能量凝聚出来的一具分身而已。

    禹楠低头把女孩儿脸上的泪擦干,“别哭,澄澄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亚当不是真的不见了,他就是首领啊。”

    “我知道,可我就是难受。”卫澄哽咽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可能是在嫉妒我的美貌。”首领走了过来,对禹楠说。

    禹楠看向了首领,首领微微一笑,卫澄也抬起头,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愤愤地瞪着他,最后不得不承认,首领的确是比她美。这个发现让她心里越发憋闷,眼睛一红,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她嫉妒地看着首领,看着他漂亮的眼睛,美丽的头发,她还依然记得那头发的触感是多么的想让人占为己有,还有他脖子上的白玉珠,手指上的七彩宝戒,漂亮的手和晶莹的指甲,从头发丝到脚指甲,他就没有一处不美。

    明明知道亚当就是首领,首领就是亚当,可她还是更喜欢丑八怪。

    的确,与她相处最多的是亚当,虽然在血棺里,首领也用心地教导她,但她对亚当的感情更深一些,人都是感情动物,她和亚当虽然总是互相作对,但是,也只有他们知道,他们早已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禹家主,小可爱,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亚当?亚罗。”首领微笑着看着他们。

    卫澄眼睛红红地看着他,首领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揶揄的嘲笑,“真傻。”

    “你才傻。”卫澄大怒,本来想骂他丑八怪,可是,面对着首领这幅模样,那‘丑八怪’三个字竟是如同卡在喉咙里一样,怎么也骂不出来,卫澄把自己憋的小脸通红,愤愤地一扭头不看他。

    “小可爱,你太以貎取人了,我换了幅样子,你就这样对我。”首领瞧着她有些委屈地说道。

    “以后不能让我看恐怖的大书。”卫澄眨了眨眼睛,开始讲条件。

    首领笑而不语,心中冷哼,小可爱太天真了。

    “我请你帮忙的时候,你不能提出恐怖的条件。”卫澄继续道。

    首领翻了下眼睛,小可爱想的美。

    看见他那种让人气急的表情,卫澄定定地看着他,首领这幅这样子,真是和亚当太像了,不,不是太像了,而就是一模一样。他们是一个人,只是样子变了而已。

    卫澄巴眨着眼睛,盯着他瞧,首领有些自恋地看着她,若有所思地说:“小可爱,难道你爱上了我幻化出的那个样子?”

    她爱上了亚当的丑样子?肿么可能!她爱的只有楠楠。

    接收到她鄙视的目光,首领扬唇微笑,小可爱能想通就好。

    一场风波就此过去,但东十一岛也被毁了,禹五下令重新修建,而大家此时纷纷离开东十一岛,卫澄则扑向那齐聚此处的无数盘龙卫。

    卫澄与他们第一次见面,有的人完全是生面孔,但有的人却是在电视和杂志上看到过。盘清,徐崇熹就在其中。

    “你们辛苦啦,主人要请你们吃饭。”卫澄看着他们,小手一挥,威严又大方地道。

    所有人都好笑地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一个盘龙卫这时道:“主人,您脸上还有一颗泪珠没擦掉呢。”

    此话音一落,盘龙卫们纷纷发出一声声低沉闷笑,卫澄眨了眨眼睛,小脸霎时铁青,她抹掉眼泪,恶狠狠地瞪了那个让她丢脸的盘龙卫一眼,但仔细一看,那家伙竟然是荒岛上的野人。

    “哟,没想到你换了衣服,倒也像回事嘛。”卫澄夸道。

    禹楠这时走了过来,道:“感谢大家危险之时来相助,禹楠和澄澄感激不尽。”

    卫澄点也连连点头,说:“你们真是棒棒哒。”

    众多盘龙卫沉默,然后道:“没什么,我们只是想见见我们的主人而已。”然后,大家好笑地看向卫澄,这个主人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明明很可爱,却总想让人把她逗弄哭。

    盘龙卫们的眼神都很古怪,卫澄还浑然不觉地摆出威严的样子。

    禹楠邀请大家齐聚禹村,大胖子和禹大柱两位厨道高手首次见面,喜的卫澄还没闻到饭味儿就已经口水连连,她那幅馋样让她好不容易装出来的威严尽毁,最后,还是澈澈和阳阳亲自找了过来,这才见到了妈妈。

    妈妈要好吃的,不要他们,妈妈真是太让人无奈了。

    卫澄看到孩子们,眼睛顿时一亮,亲亲这个,捏捏那个,一段时间不见,两个小娃娃明显又长了不少,头发更浓密了,皮肤更白嫩了,眼睛更大更圆了,还长了两颗小白牙出来。

    卫澄在这边玩孩子,不远处山坡上停留下的一片黑鹰里,其中一只鹰的眼睛也正灼热地盯着两个小宝宝,那犀利的鹰眼中,甚至泛起了绿光,微张的鹰嘴里,甚至流出了一道哈喇子。

    哎呀,坏女人生的小娃娃完全不像坏女人那么可恶,反而可爱的很,应该像极了老大小时候。

    那只鹰不是别鹰,正是卫鹰鹰。

    卫澄此时俨然没有注意到有只鹰正在窥视她的孩子们,她得意洋洋地将孩子们装进两个大筐里,一手拎着一个,打算让孩子们和众多的盘龙卫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去要礼物。

    她打的一幅好算盘,却不知盘龙卫们早就知道了她的心事,任她好一会儿暗示,却愣是谁都没有拿出见面礼,气的卫澄不禁噘起了嘴,然后悻悻地去找禹楠告状,“他们真是都太小气了。”

    孰不知,等她一走,盘龙卫们纷纷拿出各式各样的礼物逗孩子们开心,澈澈和阳阳一个笑眯眯,一个呆萌萌,两人不动声色地将礼物都收了起来,想着,等晚上的时候,再拿出来给妈妈看,妈妈一定很高兴哒。这些礼物,一定会堆满他们的卧室。

    大家相聚完,盘龙卫们陆续离开,他们都是身份紧要的人物,很忙的。

    看着他们匆匆离开,卫澄很是欢乐地大声吼道:“等有空了主人去宠幸你们啊!”她挥着小手道。

    盘龙们纷纷对她投以微笑纵容的眼神。

    郑子传被安置在了祖宅里,经过亚当的治疗,他后背的伤已经被修复了,目前只是昏睡,已经性命无忧了。

    但是,该惩罚的人还是要惩罚。

    但是,还不等卫澄去找郑家的麻烦,就出了另一件事。

    晚上睡觉的时候,卫澄发现孩子们不见了。

    卫澄脸色一下惨白惨白,“一定是阴水精皇干的,一定是她!”

    卫澄从未这么害怕过,禹楠的脸色也难看的吓人,颤抖的手指流露了他恐惶的情绪,卫澄的精神力扫遍了禹村的每一个角落,然后,然后卫澄就呆住了。

    禹村后山的山坡上,一大片鹰围着两个筐,筐里正是澈澈和阳阳。此时,澈澈和阳阳被鹰们逗的咯咯直笑,竟是玩的十分开心。

    卫眼一翻,靠在了禹楠身上,抹了一把后怕的冷汗,咬牙切齿:“卫鹰鹰!一定是它把孩子们抓到山坡上去的。”

    禹楠一呆,一时间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卫鹰鹰用翅膀轻轻地摸了摸孩子们白白胖胖的小手,眼睛里还流露出慈祥的光芒,俨然一幅长辈在看小辈的宠溺眼神。

    澈澈和阳阳也用小手轻轻抚摸鹰们的头颅和羽毛,乖巧可爱的令鹰心疼。

    鹰们的目光更加温柔了,一个个地伸过脑袋让孩子们摸,真是友爱到不行不行的。

    卫澄双手叉着腰,站在不远处愤怒地看着他们,尤其是卫鹰鹰,卫澄一眼就在众多鹰中认出了卫鹰鹰,她一边磨牙,一边喊:“卫鹰鹰!”

    此声一出,群鹰皆呆,片刻,‘哗啦啦’一片翅膀煽动的声音,群鹰皆飞,只留下原地两个大筐,筐里除了孩子们,还有鹰们送给孩子们的礼物。

    有野果,有药草,还有鸟蛋。

    卫澄眼睛一下红了,区别对待,这明显是区别对待,她有那么可怕吗?

    澈澈和阳阳连忙举着果子和鸟蛋递到妈妈面前,眼睛善良而纯真,竟是在哄妈妈高兴。卫澄心中顿时得意,哼哼,有孩子们喜欢她才是王道。

    卫澄拎着两只大筐往回走,却突然发现筐里的孩子们有些不安地紧崩起来。

    “妈妈,有坏人。”

    “妈妈,前面!”

    卫澄也发现了一丝不对,空气异样的潮湿,卫澄一个激灵,立即将孩子们从筐里捞出来护在了怀里,她目光一凛,大声道:“阴水精皇!”

    “卫澄!”愤恨的声音从黑暗中走出来,向是淬了毒的目光凶恶狰狞地盯着她怀中的孩子们。阴水精皇突然发现,也许杀死了她的孩子,就是对卫澄最好的报复,这会比杀死她本人更让她痛苦。

    阴水精皇像是发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恶毒而兴味地盯着卫澄怀中。

    卫澄愤怒极了,对方盯着孩子们的眼神儿,让她无法接受,她愤怒地道:“世界意志,你这个时候还不出现吗?”

    澈澈和阳阳偎在妈妈的怀里,他们没有惧怕,只是静静地看着阴水精皇,他们眉心的金龙和金乌虚影不时地闪烁一下。

    阴水精皇眼中闪过刻骨的仇恨,她发出一声尖利咆哮,向着卫澄怀中扑抓来,卫澄抱着孩子们立即躲避,而就在这时,孩子们眉心的金龙和金乌蓦然冲出,腾空而起,刹那间,昏暗的天空上立时金光遍布,紫气笼罩,火焰熊熊,轰隆隆,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出现,向着疯狂的阴水精皇抓去。

    “消失吧,你已失去了水之德。”那个无形的力量涌出,刹那间,阴水精皇眼中浮现刻骨的恐惧和不甘,她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她的灵智被抹去,水之本源渐渐散去,化成了一片水滴,洒落在大地之上。

    那无形的力量轻轻拂过澈澈和阳阳,在他们的身边停留片刻,留下两枚漂亮晶莹的绿色树叶,这才消散。

    卫澄知道,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阴水精皇,她被这个世界的意志抹杀了,世界终于清静了。

    卫澄回去后,把这个短暂的插曲告诉禹楠,禹楠沉默了几秒中,轻轻舒了口气,“好,威胁我们禹家的妖邪,终于消失了。”

    “是孩子们的功劳,他们棒棒哒。”卫澄对孩子们竖起了大姆指,澈澈和阳阳都用黑黑的眼睛呆萌萌地看着她。

    第二天一早,郑子传醒了,卫澄正在要去看郑子传,就见郑家人已经候在了客厅之中,郑西川跪着,一旁的禹权脸色铁青。

    卫澄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禹家主,禹主母,我们是来陪罪的。”郑天雷沉声道。

    郑西川看到卫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对不起,禹主母,是我无礼在前,但昨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害了子传,还伤了禹先生的性命,都是我莽撞好胜造成,禹主母要杀要剐,郑西川绝无二话。”

    卫澄目光发沉,说实话,郑西川的行为让她无法原谅,但只是对于郑子传,至于禹权的父亲,她并不想插手这件事。

    卫澄看向禹权,禹权看向郑西川的目光明显带着杀意和仇恨。

    就在这时,卫澄的手机响了一声,卫澄打开一看,发来信息的是万泾然,他说,万家一家老小,都欠郑家一个情。

    卫澄目光一闪,心中憋气,却不得不妥协,她气的脸色铁青,眼中的杀意却缓缓散去了,他看了郑西川一眼,将手机递给了郑天雷,“你自己看吧。”

    郑天雷看过,眼中终于闪过一丝了然,他深深地叹息一声,“如果禹主母和禹先生能放过我们这次,万家便再也不欠郑家恩情。”

    卫澄低着头,不看禹权。

    郑子传本就是郑家人,他已经无碍,她可以不提,但万泾然和禹权谁重要,明显的,俨然是万泾然在她心中的份量很重一些。

    禹权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他明白,这仇恐怕是报不了了。

    就在这时,‘噗哧’一声,郑西川一声闷哼,鲜血四溅,卫澄和禹权一扭头,都看到郑西川挥刀斩断了自己的左臂,那半截手臂落在地上,触目惊心。

    “我并非贪生,只是郑家血脉凋零,我不能死,我就用这条左臂来偿还欠禹先生的。”郑西川疼的脸色煞白,却依然面不改色道。

    禹权深深吸了口气,脸色黯然,他起身,一言不发地往外走,卫澄看着他的背影,脸色纠结。

    “把他的骨灰迁回来吧。”终于,卫澄说。

    禹权脚步一顿,眨了眨眼睛,将眼中的水汽逼散,“多谢主母。”他道。他大步地离开。生前,他的父亲做梦也想回到禹村,哪怕是临死前,恐怕也向往着他的骨灰能够回到自己的家,纵然他做错过事,但他用余生在忏悔,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家。

    卫澄的松口,禹权心中感激,但他知道,这一辈子,他恐怕都不能和禹楠相比,在她的心里,禹楠就是最好的。

    郑家人离开了,郑子传好了,卫澄见他完好无损的样子,眼睛一下红了,“你肿么可以做出那么蠢的事情,那颗光弹伤不了我的。”

    郑子传沉默,的确,理智上知道伤不了卫澄,可眼看着那么恐怖的东西往卫澄身上轰,他还是无法令自己看着不管,那一瞬间,身体的本能让他做出了最真实的反应,纵然他知道这么做,一定会置郑家于险地,可他还是做了。

    “主人别生气。”郑子传笑眯眯地安慰她。

    卫澄吸了吸鼻子,还在后怕那一幕,郑子传后背上的伤口让她不愿多想,因此,她短时间内都不想理他。

    ……

    三年后,卫澄毕业了。

    已经二十三岁的她比三年前更加的美丽动人,她捧着毕业证恍若隔世,“尼玛,今后终于不用被逼着上学了。”

    “澄澄,再考个研究生试试吧?”禹楠拿走女孩儿的毕业证书,收藏起来,然后微笑着说。

    “楠楠,我要和你离婚。”卫澄脸色一变,瞪圆了眼睛炸毛了。

    “这个注意是首领出的。”禹楠连忙道。

    “可恶的亚当!”卫澄咬牙切齿,“我是不会听他的的。”

    “我也不想听他的,我觉得,咱们应该领个证儿,办个婚宴什么的。”禹楠微笑。

    卫澄眼珠子一转,“这个完全可以有。”和楠楠结婚什么的,想想就好激动。

    禹村,人山人海。

    卫鹰鹰的鹰眼里布满了泪水,它的身上绑了红绸和大红花,它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它的鹰生会沦落到此种境地。

    被老大当成了传情的雁,送给了卫澄。

    简直是噩梦。

    卫澄抱着卫鹰鹰,笑的眉眼弯弯,显然,她很喜欢这份礼物。

    卫鹰鹰垂头丧气,一幅认命了的模样。

    他们举行的是中式的婚礼,延续了禹家古老的仪式,禹楠和卫澄都穿了古礼服,卫澄没有穿到洁白的婚纱,而是穿上了凤冠霞帔。

    镜子里的女子雍容美丽,灵气逼人,卫澄痴迷地看着,简直不敢相信,这居然是自己!

    美死我了!

    她默默地看着,听着外面锣鼓宣天,却硬是走不开步子。

    深知她什么德性的禹楠默默走进来,将红盖头给她盖上,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澄澄,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他哭笑不得地笑骂道。

    “没误了吉时吧,楠楠,我不是故意哒,我真的只是被自己迷住了而已。”她无辜地为自己辩解。

    “嗯,我知道,澄澄只是被自己迷住了,不怪澄澄。”禹楠忍笑。

    “等举行完这场,我还要去国外穿洁白的婚纱。”卫澄说。

    禹楠穿着大红的新郎袍服,头戴冠冕,满身喜气,听她这么说,眼中笑意更浓,“好,我们再举行一次西式的婚礼,只请身边亲近的人参加。”

    卫澄立即拍手欢呼,禹楠立即压着她,“乖,澄澄今天是新娘,要矜持。”于是,卫澄乖乖的了,盖头下面的眼睛圆圆,小嘴红嘟嘟,小梨窝承载着甜蜜和幸福。

    他们要拜天地,金乌,还有太爷爷的养魂木,以及禹尘,禹铁都坐在上位,等着他们来拜。

    有人将红绸的两端分别塞进禹楠和卫澄的手中,而红绸的中间,居然栓了三只大筐,一只筐里装的自然是卫鹰鹰,而另两只里分别是澈澈和阳阳,孩子们的身上也被绑了大红花。

    两个孩子已经三岁多了,他们无奈地瘪着小脸,被爸爸妈妈如此对待,他们也是无语了,希望这种黑历史永远不要被小伙伴们知道。

    ……

    孩子们转眼长大,结婚,生子,传承绵延。一百年后,禹尘去逝了。

    再过五十年,禹铁也走了。

    岁月匆匆流逝,白发苍苍的郑子传望着灿烂的夜空,他的主人,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二百八十岁的时候,禹楠先卫澄一步离世,他微笑着在卫澄的怀里闭上了眼,唇角还挂着宠溺的笑容。已经很是苍老的澈澈和阳阳,以及他们的孩子,孙子们,重孙子们,静静地跪在外面。

    白发苍苍的卫澄在禹楠死后恢复了年轻的容貌,她用精神力自焚了身体,结束了这一世的生命。

    在她死去的那一刻,一艘庞大的暗金色外星飞行也缓缓起飞,离开了地球,飞往太空之外,渐渐消失在宇宙深处。

    郑子传眼中闪过一丝微笑,苍老的脸上满是不舍。他沧桑的目光望向宇宙深处,似乎看到了卫澄灵魂的去处。

    而一个有着一双棕绿色眼睛的老人,看着茫茫的宇宙尽头,也在这个时候静静地闭上了眼睛,他这一生都孤独守望着那两个人,守着他们,看着他们。

    ……

    宇宙深处一颗庞大的七彩星球上,国王和王后的孩子终于要出生了,这颗星球的人类潜力巨大,每个人一出身就拥有强大的肉体力量,还有聪慧的头脑,美丽的外表。

    但是,宇宙是公平的,拥有了强大,聪慧,美丽之后,这颗星球的人们,他们的生育率却非常低,所以,国王和王后的孩子出生后,不论他是王子还是公主,都将会继承这颗美丽的星球,成为未来的新王。

    很快的,他们的孩子平安降生,是一个小公主。

    小公主一生下来就白白胖胖,十分可爱。国王和王后爱不释手,将来,他们的小公主会纳一个,甚至几个王夫来延续血脉,传承王位。

    国王和王后对小公主珍爱非常,因为小公主的眼睛非常美丽澄澈,是宇宙中难得一见的漆黑色,国王和王后便给她起名为澄。

    但是,国王和王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在小公主出生的这一天,另一颗强大的星球突然来袭,这颗强大的星球,他们带来无数强大的战船和武器,以及高手。国王和王后惊骇万分,生怕这场突然如其来的侵掠会伤害到他们的小公主。

    王后抱着小公主哭倒在国王的怀里,“我们的孩子才刚刚出生,就要迎来战争吗?”

    国王神色悲伤而坚定,他安慰王后,慈爱而不舍地看着孩子,“王后,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要让她快乐平安地长大。”

    国王披上了铠甲,拿上了战刀,率领着军队和武器,去迎接来犯的最强大帝国,涂森帝国。

    年轻而英俊的涂森太子身披银甲,他站在队伍的最前方,温和地开口,“尊敬的国王陛下,我不是来挑起战争的,我是来入赘的。我身后的这些,都是礼物。”

    国王傻眼了。

    而就在这时,凶狠好斗的兽人族浩荡而来,他们每个人都体型高大魁梧,为首的兽人王子有着一双棕绿色的眼睛,他一挥手,身后的兽人们将无数兽人族特有的宝物奉上,他看了涂森太子一眼,“兄弟,这辈子可没有前来后到,这辈子,我要守着她,只守着她。”然后最先得到她的信任。

    国王的脸色突然古怪起来。

    “我听说小公主长大后会纳很多王夫,我没有意见的,我也是来入赘的。”蓝云帝国的小王子姗姗到来,卷曲的头发,圆亮的眼睛,笑容里透着几丝狡黠。

    “不好了,国王陛下,宇宙第一大恶人来了!”听到汇报的国王陛下脸色猛地变了,宇宙第一大恶人,他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啊。

    暗金色的飞行器缓缓靠近,首领走了出来,对那三个人说:“不好意思,我把她的记忆封印了二十年。”

    也就是说,前二十年,小公主没有前世的记忆。

    兽人王子和蓝云王子眼睛一亮,涂森太子的脸却一下黑了。澄澄没有前世的记忆,万一被另两个勾引走,他找谁去哭?

    首领笑的恶劣无比,“我很期待她恢复记忆后的表情。”

    “亚当先生,您这次的玩笑开大了!”涂森太子黑脸道。

    “不,我觉得亚当先生做的没有错。”蓝云太子笑意浓浓。

    “国王陛下,你的小公主呢,抱出来让我们看看。”兽人王子大声道,那凶光闪烁着棕绿色眸子里闪耀着一抹温和。

    王后观察已久,察觉到来人没有恶意,却是已经抱着小公主走了出来,看到王后怀中的那个胖娃娃,首领唇角恶劣地一勾,屈指一弹,一个有着血色大嘴的人影突然出现,他上弯着血色的大嘴走向那小娃娃,正眯着眼睛吃手手的胖娃娃似有所感,睁眼一瞧,看到了一个很丑很丑的怪叔叔,小娃娃吓的一呆,就听那怪叔叔说:“我是来给小公主当老师的。”

    当老师?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三个字,小公主突然感到无比的痛苦和纠结,她小嘴一瘪,‘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不要老师,不要丑八怪叔叔当老师,哇哇——

    美丽的星球上,小公主稚嫩的哭声久久回荡。

    ------题外话------

    文文到这里就大结局了,还算完美?

    不知不觉就完结了,娃的心情和澄澄一样复杂纠结,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正因为你们的喜欢和支持我才能写到这里,这是大实话,每一个写文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慨。

    接下来娃会开新文,是古言+玄幻,过几天娃会开坑,到时候会在《金主》上发公告,娃在这里提前求收藏,每次开新文都会很忐忑,还有开文前恐惧症,你们懂的。

    但娃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埋头码字就是硬道理。

    一份付出一份收获,我深信。

    爱你们,谢谢你们,娃向大家鞠躬!鞠躬!鞠躬!

    祝大家元旦快乐,幸福,顺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万博manbetx主页,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